>>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寧夏日報周刊 -> 寧夏故事
干最平凡的事?活出最美的樣子
2019-12-05 07:34:47   來源:寧夏日報

  核心提示

  “不好好學習,將來只能掏大糞。”想當年,父輩如此教育朱占龍時,他嗤之以鼻。

  多年后,朱占龍萬萬沒想到,自己成了一名掏糞工,而且這份最平凡的工作一干就是17年。

  目前,銀川市西夏區環衛服務中心僅剩朱占龍、崔向武、朱永宏3人負責110多座未連接城市管網的公廁清掏工作。他們當中,兩人先后被評為“最美西夏人”。

<p>  輔助清掏車清淘公廁化糞池,這是朱占龍和同事們每天的日常工作。</p>

輔助清掏車清淘公廁化糞池,這是朱占龍和同事們每天的日常工作。

  3人,每天凌晨3時出發

  11月18日凌晨3時,氣溫零下8攝氏度。

  鐵鎖和鐵門的碰撞聲打破了夜的沉靜。手電筒直射出一道亮光。

  借著這束光,朱占龍、朱永宏、崔向武打開西夏區環衛服務中心停車場的大門,發動清糞車。

  2002年,朱占龍成為西夏區的一名環衛工人,和近20位同事負責6個片區的旱廁清掏。朱占龍入職時,朱永宏已干了3年,崔向武還未入行。

  特制加厚鐵桶,長長的鐵勺子,1.4米高的清糞車,這是清糞工作的標配裝備。掏糞工需一勺一勺將排泄物舀進鐵桶,提著20公斤重的鐵桶走百余米后倒入車內,裝滿一車要提近百桶。

  過去的糞池一磚寬,拎著鐵桶在糞池上走,掌握平衡是關鍵。剛開始不得要領,瘦小的朱永宏兩次掉入糞池中。

  那時,掏糞工不僅負責清掏,還負責把“貨物”拉到農村,銷售給農民。為了擴大銷路,朱永宏曾把農家肥推銷到了惠農、寧東等地,換回每月240元工資。

  工作臟、掙得少,不少掏糞工陸續離職。加之旱廁逐漸減少,機械化清掏代替了人工作業,人員更是迅速減少。目前,西夏區環衛服務中心僅剩朱占龍、崔向武、朱永宏3人負責西夏區110多座未連接城市管網的公廁清掏工作,把所有公廁清掏一遍需要近半個月時間,清掏完最后一座公廁,緊接著又要從第一座重新開始。

  即便機械已承擔主要工作,但還是不能缺少人工協助。化糞池長期沉淀,需要人工攪勻;連接公廁和化糞池的管道經常堵塞,需要人工疏通;機械抽出排泄物時,也需要人在旁邊輔助。“3個人緊忙活,誰也不敢請假。”朱占龍說。

  苦不怕,最怕車輛出意外

  西夏區最遠的公廁位于鎮北堡和平吉堡。由于公廁位置分散、距離長,從凌晨3時干到清晨8時,最多清掏8座公廁。朱占龍說,8座的前提是清糞車不出意外。

  11月18日,天氣“滑梯式”降溫,意外也隨之發生。

  每天清掃路面的掃地車回到車場后,會把車內的污水排到積水池內。池子一滿,朱占龍也要負責清掏干凈。

  清糞車開到水池旁,崔向武按下車尾處的紅色按鈕,車頂轉盤發出“咯噔咯噔”的響聲,只見車尾的吸管不停顫動卻不排水。

  “壞了!”車下的朱永宏大喊起來,“轉盤可能被凍住了。”

  朱占龍立即鉆出駕駛室,爬上車頂,朱永宏也爬上去查看。果真,轉盤被凍死。崔向武將一根撬杠舉過頭頂遞給朱占龍,朱占龍掄起撬杠砸向轉盤。

  一下,兩下……轉盤紋絲不動。轉盤上凍,這是三人最不想遇到的事。如果撬杠敲不開,只能找地方燒開水,澆開轉盤。

  冬季,清糞車車頂的轉盤被凍住是常事。為不耽誤工作,三人頭天下班后便用一兩層的舊棉被蓋住轉盤。遇到極冷天氣,就只能用開水澆。

  幸運的是,三人最擔心的事并未發生。“砰”的一聲,轉盤開了。

  有時就沒這么幸運。去年最冷的三九天,清糞車行至懷遠西路突然熄火,怎么折騰也不動。當時才凌晨4時多,三人想找個地方取暖都沒處去。車內溫度急劇降低,三人只得跳下車來,在路邊不停蹦跳。“待了40多分鐘,整個身體全凍透了,手腳全無知覺。”崔向武跑到幾公里外的一處公廁,才算找到個取暖的地方。

  17年,干了一件事

  朱占龍沒上完初中就不上學了,離開涇源縣到銀川打工。

  2000年左右,朱占龍在銀川火車站蹬黃包車,僅兩年就因非法營運被禁止。眼看一家人吃飯沒了著落,親戚給朱占龍介紹了一份公廁看管員的崗位。但每月幾百元的收入要維持一家人的生計實在捉襟見肘。正巧掏糞工崗位缺人,朱占龍決定去干。

  第一天上班,走在漆黑的夜里,朱占龍還是怕有人認出自己,戴了個最大號的口罩,只露出一雙眼睛。掏了幾桶,朱占龍全身冒汗,厚厚的口罩捂得他呼吸困難,可即便如此,他也不愿摘下。工作結束,換了全身的衣服,朱占龍仍覺得全身散發著臭味。回家的路上,他用力猛蹬自行車,希望風能把身上的臭味吹干凈。

  到了家門口,朱占龍遲遲不進門。妻子問新工作怎么樣?兒子聞出臭味怎么辦?

  看見朱占龍溜著墻縫進了家,知道丈夫愛面子,妻子什么也沒說,對著丈夫宛然一笑,進廚房做早飯去了,這讓朱占龍欣慰不已。可剛端起飯碗,朱占龍“哇哇”吐了起來。

  第二天,朱占龍工作結束后準備辭職。經理沒多說話,只提出一個條件:“你堅持一周再看看。”

  堅持到第四天,他對那股臭味的不良反應慢慢消失了,甚至直接摘掉了口罩。第七天,朱占龍沒有遞交辭職信,他想通了:哪怕是最平凡的崗位,只要把工作干好一樣是為社會作貢獻。

  今年是朱占龍在這個崗位上的第17個年頭。17年里,他提壞了無數個鐵皮桶,為了適應機械化作業,他主動考取了汽車駕駛證,實現了從人工到機械化的無縫對接。2018年,他被評為“最美西夏人”。

  干著最臟的活,奉獻最美的心

  崔向武原本是名木工。一次工作意外,機器削掉了他三根手指。2001年,崔向武帶著妻子和小兒子從甘肅來到銀川。經人介紹,妻子當上了西夏區公廁管理員。

  一次偶然的機會,西夏區一公廁外墻脫落了幾塊瓷磚,其他人嫌活小不肯接,懂水電暖維修、會貼瓷磚的崔向武欣然接了這活。看著老崔心細、活漂亮,西夏區環衛服務中心負責人將轄區公廁的水電維修等小活計都交給了崔向武干。

  2013年,西夏區的清糞隊伍人員斷檔,負責人瞅上了老崔。“老崔,你干吧!給你分配個操作員的輕活。”

  畢竟是掏糞工,崔向武要回家和妻子商量商量。

  “干,只要能天天回家,你不嫌活臟,我不嫌你臭。”和妻子結婚20多年,崔向武常年外出打工,一出門少則兩三個月,多則一年半載。妻子吃夠了兩地分居的苦,只希望丈夫能常在身邊。害怕小兒子嫌棄爸爸從事掏糞的工作,崔向武對兒子隱瞞說:“爸爸找了一份‘跟車’的活。”一瞞就是2年多。

  可紙包不住火。一天清早,妻子發現公廁的化糞池堵塞,污物從井蓋冒出,情急之下給崔向武打電話。崔向武一到現場,便開始清掏。看到爸爸掏大糞,兒子哭著轉身就跑……很長時間后,兒子才接受了父親的這份工作。

  平時閑暇時,崔向武會幫著妻子管理公廁。一天,距離公廁不遠的西夏區寧華路街道寧朔南路社區突然停電,工作人員四處找電工未果。“我試著修修行不?”崔向武主動請纓。仔細檢查后,老崔“妙手回春”,電路恢復。從此,社區以及居民家的水、電、暖有問題,崔向武義務修理至今。

  2017年,他被評為“最美西夏人”。(記者 喬素華 文/圖)

【編輯】:石卿
【責任編輯】:石卿
【寧夏手機報訂閱:移動/聯通/電信用戶分別發送短信nxp到10658000/10655899/10628889】
寧夏日報報業集團 寧夏新傳媒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00-2018 NXNEWS.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寧夏銀川市興慶區中山南街47號寧夏日報新聞大廈 郵編:750001 新聞熱線:0951-5029811 傳真:0951-5029812  合作洽談:0951-6031787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6412017001 國家廣電總局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2908244號
新聞出版總署互聯網出版許可證:新出網證(寧)002號 公安網監備案編號:寧公網安備 64010402000050號
工信部ICP備案編號:寧ICP備10000675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編號:寧B2-20060004
法律顧問:言成律師事務所 法律顧問:言成律師事務所 鹿璐 電話:13369511100,15109519190
免费炸金花三张牌下载